在知识经济的社会里教育发挥着以往任何时代都

高等教育具有基础性、全局性和先导性合一的特性,这是我们党在教育理论和实践上的一个重要认识,也是高等教育优先发展理论的根本依据。通过对高等教育的基础性、全局性和先导...


  高等教育具有基础性、全局性和先导性合一的特性,这是我们党在教育理论和实践上的一个重要认识,也是高等教育优先发展理论的根本依据。通过对高等教育的基础性、全局性和先导性的深度分析和详细解读,陈述优先发展高等教育的必要性。

  高等教育是一种产业,并且是一种基础性、全局性和先导性的产业。科技的发展,经济的振兴,社会的进步都越来越取决于高等教育对劳动者素质的提高和大量合格人才的培养,这是我们党在教育理论和实践上的一个重要认识。指出:“战略重点,一是农业,二是能源和交通,三是教育和科学。搞好教育和科学工作,我看这是关键。”他把教育与农业、能源和交通相提并论,相对于农业、交通和能源,教育更关键,高等教育是事关全局、必须优先发展的基础产业。

  高等教育在同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发生必然联系的现代社会,凸现了它的生产性,具有基础性产业的性质。它的基础性具体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高等教育生产出的人力资本,是构成生产力的第一要素,是经济社会存在和发展的基础。引用马克思的话来说:“教育会生产劳动能力。”又说教育能生产出一种“可卖的商品”,即劳动力本身。高等教育的产品是劳动能力,是一种体现在劳动对象身上的知识、能力、技巧和创造力等,也就是人力资本,通过高等教育可以提高劳动者的劳动能力和知识水平,培养劳动技能,把一般的、简单的劳动力造就成为专门的、高级的、掌握了更多科学知识和劳动技能的劳动力。而在现代社会,人们受教育程度及经过高等教育所获得的知识才能已经成为促进生产力发展的一个决定性因素,尤其是在世界新技术革命蓬勃兴起的今天,国际间的经济竞争、科技竞争和军事竞争,实质上是智力和人才的竞争,归根结底是教育尤其是高等教育的竞争,因为高等教育是社会高素质人才培养的必由手段。

  第二,科学技术转化为生产力,要由高等教育作为基础。说过:“马克思讲科学技术是生产力,这是非常正确的,现在看来这样说可能不够,恐怕是第一生产力。”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的论断,概括了当代世界经济发展的新趋势和新经验,不但揭示了科学技术在当代生产力发展和社会经济发展中的第一位变革作用和基础地位,同时也指明了高等教育在现代社会中日益重要的“中介”作用。因为科学技术毕竟只是知识形态的生产力,还不是现实的生产力,要实现知识到现实的转化,关键的一点就是要使生产者掌握现代科学技术和生产的技能,这就需要培养和训练,也就是教育。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的最后着眼点应落实到大力发展高等教育上来。

  第三,发展现代科学技术必须要以高等教育为基础。在改革开放的过程中,我国始终抓住了经济建设这个中心,但是也没有孤立地看经济问题,始终紧紧抓住科技和高等教育两个关键问题。正如所说的:“我国科学研究的希望,在于它的队伍有来源。科研是靠高等教育输送人才的,一定要把教育办好。”教育,尤其是高等教育能再生产新的科学技术,对科学技术具有继承发展和创造的必要条件,能高效率地完成现代科学技术的扩大再生产。这是因为为数众多的科研工作者和科技开发者都要靠高等教育来培养,科技的辐射速度和吸收能力与高等教育水平成正线性关系,科技潜力的挖掘与发挥要通过发展高等教育来实现。在当代,高等教育是科技生产力发展的智力基础,是科学技术转化为生产力的现实条件,科学技术的发展离不开高等教育。

  高等教育以培养人才为目的,履行人才培养、科学研究和直接进行社会服务的三大职能,它产出的是能对生产力的发展起决定作用的、提高了素质能力和知识以后的人才和科研成果,高等教育的发展对于促进知识的进步,并最终促进经济的增长乃至全社会的发展具有全方位的影响,具有明显的全局性特征。具体表现在:

  首先,高等教育的准公共产品的外溢性特征决定了它具有多效性,影响着整个社会发展的局部和全部。高等教育不仅是促进生产力发展的一个决定性因素,还是我们加强社会主义民主与法制,搞好两个文明建设的关键。高等教育在社会发展的各个领域和各条战线具有多种功效,从一个国家的工业、农业、国防、科技的现代化到地区、部门的经济振兴、事业发展;从经济基础、生产关系的调整与改善到解放和发展社会生产力;从上层建筑领域中最重要的民主与法制建设、文化和科学的继承、繁荣和发展到人们的思想观点、精神文明的科学化、现代化;从提高全民族的素质到高级专门人才的培养都要通过高等教育来满足它们对人才和智力的需要以及思想道德和心理素质的需要。可以说,高等教育在现代化建设中,渗透于一切领域,贯穿于每一环节。实际上,由于高等教育效益的外在性,高等教育的社会功效可涉及到一个地区、国家范围,甚至国际社会,也可影响到高等教育以外的政治、文化科技或家庭、个人、企业等社会单位。从经济发展角度看,“经济发展——知识进步——教育发展”的内在逻辑决定了高等教育是具有全局性的基础产业。高等教育的发展对于实现知识的进步,并最终促进经济的增长乃至全社会的发展具有全方位的影响。高等教育体制的变革,高等教育内容的调整、更新,高等教育手段、方法的改进,都会直接或间接促进经济结构以及社会发展格局的变化。高等教育产业的效益主要体现在其他产业和社会发展的总体成果中,它对其他产业的影响不是单方面的,而是全方位的辐射并制约着经济的发展,它几乎与经济运行的全过程息息相关,它对整个社会经济发展的影响深远而全面。

  其次,重要战略地位决定了高等教育的发展事关整个社会发展的现在与未来。指出,“我国的经济到建国一百周年时,可能接近发达国家水平。我们这样说,根据之一就是在这段时间里,我们完全有能力把教育搞上去,提高我国的科学技术水平,培养出数以亿计的各级各类人才。”同志是站在现代化战略全局的高度来论述高等教育的极端重要性的,从实现社会主义的长远目标出发,认为经济要持续、健康、快速发展,必须要依靠教育和科技,强调要把高等教育和科技放在发展战略第一位。他规划了著名的“三步走”的发展战略,认为实现这个战略第一位的就是发展教育和科学技术。为了实现这个战略目标,他总是谆谆告诫各级领导要千方百计落实教育的战略地位,呼吁他们要像抓经济工作那样抓好教育工作。高等教育通过人才培养和智力支持的方式对经济的促进作用是其他任何行业所不可比拟、不能代替的。众所周知,对于一个国家来说,可以引进技术,也可以引进设备,但是却不能引进国民素质。如果一个国家的劳动者素质低,即使引进了先进的技术设备也难以发挥作用,更谈不上消化吸收和改造发展。高等教育的作用不仅表现在现在,而且也关系到长远,体现在未来。这是由高等教育的生产力周期长的特性所决定的。由于周期长,所以其效益有一定的滞后性,具体来说,就是高等教育的产品即具有专业知识和技能的劳动力投放市场后,不像其他的物质产品和服务产品那样马上就可以体现价值,人力资源需要在随着时间的不断推移和工作经验的逐步升值后,才能对社会的进步和经济的发展产生巨大的促进作用。高等教育效益具有明显的滞后性决定了今天的高等教育会对明天的社会产生很大的关联作用。所以说,决定一个国家和地区经济与社会发展速度的不是物质资源,而是高素质的人力资源。这就要求提高高等教育质量和人才储备水平与未来的经济发展相适应。

  从21世纪知识经济时代发展的总趋势来看,社会总是在朝着高科技方向在发展,整个国民经济的各行各业的兴旺发达都必须以先期的高等教育为前提,所有产业的发展也必须以同步高等教育来支撑,经济的发展必须紧紧依靠科学技术的进步和劳动者素质的提高,而科技进步的前提是高等教育要先行。从这个意义上来说,高等教育又具有明显的先导性,具体体现在:

  第一,高等教育具有先行性。高等教育的根本任务是培养人,造就创新人才,它的生产目的是传授知识、能力或技巧和技能,它的目标是培养具有一定知识水平的、具有特殊劳动能力的高素质人才,这是促进科技成果转化为生产力的载体,是发挥和挖掘科技潜力的原动力,是科技生产力发展的智力基础。正是由于高等教育对于其他产业的无可比拟的后关联作用,决定了社会发展最后的着眼点应该落实到优先发展高等教育上来。高等教育效益的长期性和迟效性决定了今天的高等教育成果,将在未来几年、几十年的社会实践中体现出来。正如说的:“现在小学一年级的娃娃,经过十几年的学校教育,将成为开创21世纪大业的生力军”。因此,现在的教育要面向现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来,培养出更多、更优秀的、适应未来社会发展需求的人才。所以高等教育的发展与其他产业同步不行,滞后更不行,必须要先行。

  第二,高等教育具有超前性。研究表明,推动未来社会发展的生产要素既不是资本和土地,也不是劳动力,而是知识,是人的素质,它将会创造经济奇迹。在知识经济时代,知识将代替农业经济时代的土地、工业经济时代的资本成为影响经济发展的决定因素。而知识的获取要靠教育,因此教育是建设未来的重要手段,是使社会持续发展的决定性因素,我们必须以长远的、历史的战略眼光来办好高等教育。说:“我们要千方百计,在别的方面忍耐一些,甚至于牺牲一点速度,把教育问题解决好。”只有高等教育投资超前增长,高等教育改革超前进行,才能迎接知识经济的严峻挑战。一些新兴工业化国家和地区的发展经验也表明在经济起飞阶段,大致都有一个适度超前的加速高等教育发展的过程。高等教育的适度超前发展,能为经济的高速发展奠定坚实的基础。因此,经济的加快发展,社会的全面进步,必然要求也必须包含高等教育的超前发展。

  第三,高等教育具有导向性。高等教育的导向性首先表现在物质文明建设和经济建设中。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但并不否定劳动者是社会生产力中起主导作用的最积极、最活跃的因素。高等教育培养出来的劳动者不仅作为生产力中的重要因素发挥作用,而且他们在制造生产工具,改善劳动手段和劳动对象上发挥着重大的作用,从而引导和改变着整个社会的生产方式。同样地,诸如劳动者劳动能力发挥的方向,劳动的主动性、积极性、革新创造精神、经济道德以及应该具有的现代意识和思想观念等等,也一样对生产力的发展、生产潜力的发挥、经济运行的优质高效起着导向作用。而所有的这些属于精神世界的因素,都要通过高等教育来获得和养成的。可见,高等教育在物质生产中的导向作用是不言而喻的。另外,它的导向性还表现在精神文明建设方面。高等教育具有生产科学技术和文化产品的功能,高等教育的内容和形式直接影响受高等教育者的科学文化素养和水平,对人们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等方面也有直接的影响和塑造作用。面对21世纪,如何使每个人在知识和理性、情感与意志、兴趣与爱好等诸方面得到正常的培养在某种意义上决定了我们是否真正拥有未来。未来社会的任何一种机遇和选择的把握都取决于人类自己的能力,取决于人的情感、智力、思维方式乃至生活方式,而所有这一切都与人们所受的高等教育密不可分。另外,一个人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的确立,一个民族优良传统的继承和发扬,一个社会共同理想和精神支柱的形成与巩固等等,都离不开教育工作,是教育在引导着整个社会的精神文明建设方向和社会优良风气的形成。

  综上所述,现代经济社会的发展,赋予了现代高等教育具有全局性、基础性和导向性的功能和特性。在实践中,高等教育的基础性决定了高等教育的战略地位,高等教育的全局性则是高等教育潜在整体价值的反映,而高等教育的先导性则是全局性和基础性功能发挥作用的前提条件,这二者相互联系,相互制约,共同构建了高等教育的优先发展的战略地位。这既是由它本身的特性决定的,也是经济、社会乃至高等教育自身的发展规律决定的。优先发展高等教育的思想是在深刻认识了高等教育的基础性、全局性和先导性的基础上形成的,它既是我国实施科教兴国的理论基础

发表评论
加载中...

相关文章